<ruby id="z73bf"><span id="z73bf"><dl id="z73bf"></dl></span></ruby>

        <big id="z73bf"><pre id="z73bf"></pre></big>

        搜索
        查看: 2535769|回復: 435
        收起左側

        正氣故事-《監察利劍》

          [復制鏈接]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樓主

        第一章《歷史的機遇》

        . L$ J6 C( _+ H. w) `0 i8 @1 ~
        # \; G! t0 v" d/ Q2 k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的辦公室,其特點不在于大,而在于一個雅。不僅四面墻上都掛著古字古畫,正對辦公桌的的那塊區域,還擺著兩張大方桌,文房四寶整齊地置于其上。
             陶成業清楚地記得,第一次走進這個房間的時候,不像是進了辦公室,倒像是走進了一間字畫展覽室和書畫練習室。
             而現在的陶成業,正站在那兩張大方桌前,屏氣凝神地寫著“天道酬勤”四個字。
             寫完最后一筆,陶成業深深地呼出一口氣,嘴里有抒發不完的感慨。
           “古人云,書之妙道,神采為上,形質次之,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。我這字啊,要形沒有形,要神沒有神,慚愧!”
           “陶總,你可千萬別泄氣啊,其實你的字在力量和節奏感上已經有了提高,只是還缺少一些神采和立體感,還有就是一些小瑕疵!鳖櫸木哪樕弦琅f帶著賢淑的微笑,“作為大企業集團的董事長,一個身家上億的大老板,能有這樣的書法造詣已經相當不錯了!”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用手指點著陶成業的字。
           “你看啊,點畫線條是體現字體力量感的要素之一,講究的是藏頭護尾,力在字中,點畫勢盡,力收之。意思就是點畫要深藏圭角,有往必收,有始有終,才能展示力度!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伸手拿過來一張白紙。陶成業放下手中的筆,急忙接過顧文君手中的水杯。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在桌上鋪好了白紙。
           “當然,我們強調藏頭護尾,不露圭角,并不是說就可以忽略中間的行筆。中間行筆必須取澀勢中鋒,才能使點畫線條渾圓淳和,溫而不柔,力含其中!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提筆一氣呵成完成了“天道酬勤”四個字,迎來了陶成業發自肺腑的贊嘆。
           “佩服!佩服!和您這字一比啊,我那幾個字就真是拙作了!”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笑了起來:“陶總,你也太謙虛了!平心而論,你的字已經進步不小了,我啊,也就是在你面前才敢稱大師!”
           “顧主任,您這是比我還謙虛!說實話,您這書畫水平,真夠我學的了!誒,對了,您剛才還說到字兒的神采和立體感,這筆畫線條可以再練,但這字兒的神采怎么出來?”
           “書法當中的神采,一方面依賴于技巧的精熟,這是前提和基礎;還有就是講究一個心態,只有創作心態恬淡自如,創作當中心手雙暢,物我兩忘,才能寫出真情至性來!
             陶成業嘆了一口氣。
           “您看我這一天到晚俗事纏身,渾渾噩噩,要不是您把我引進這藝術的殿堂,我這輩子可真要惡俗到底了!”
           “你別謝我了,陶總,說起來我還得謝你呢!”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輕輕走到墻上那幅《臨溪撫琴圖》的面前。
           “這幅《臨溪撫琴圖》氣象蕭疏,意境深遠,水與墨的使用恰到好處,筆與墨的銜接極其自然,看得出的確為高人所作!能找到這樣的高仿作品,陶總,你一定花了不少錢吧!”
             陶成業笑了笑。
           “不難不難!北京啊就這點兒好處,畢竟是古都嘛,流傳下來的古物多,倒騰這些東西的人也多!其實啊,顧主任,在北京像您這樣專找古畫進行臨摹學習的人不少,這樣才能提高水平嘛!
             陶成業說著走了過來。
           “我呢本身就是北京人,恰好也有點兒這樣的愛好和門路,還能找到一些這樣的高仿作品。您想啊,這真品有幾個人買得起?但這高仿的就不一樣了,說白了就一仿冒的,頂多收點兒工本費,花不了幾個錢的!”
           “就算成本不高,那也得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吧。你要讓我去,我可找不到這么以假亂真的作品!
           “這哪能讓您去呀,這種小事兒讓我陶某人出馬就行了!”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抬手一看手表,一聲驚叫:“哎呀!差點兒忘了!”
           “怎么了,顧主任?”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快步走到辦公桌前,匆匆收拾起桌上的東西。
           “今天我兒子從歐洲回來,中午十二點的飛機到機場,我得去接他。這不,都十一點半了!我還沒出門呢!”
           “哎呀,這都怪我!老纏著您說這書畫的。對對對,是得趕緊出門了!
             顧文君抓起提包,和陶成業一起急匆匆地走出了辦公室。
        ! N$ K2 n! A6 I2 n: U
        回復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沙發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1 15:31:34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整個上午,市委辦公樓的走廊都很靜,特別的靜。' ^# B; E, @& ^
             孫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抬手看了看表,原定的會議時間已經超時了十五分鐘。) L' l5 H6 Z; }/ Y1 K
             一墻之隔的小會議廳里面,葉云忠正代表中zhong央工作組,傳達著中zhong&#8203;央的重要決策指示。眼下就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,不應該飄出點兒喜氣洋洋的味道來嗎?
        # y% G: Z" s& t. _7 r. `     可是,這走廊卻依然靜得如同醫院的手術室。
        $ @/ Z4 y1 m' {" u  k, M, Q     這巨大的反差讓孫赫有些坐不住了,難道中zhong&#8203;央的思路和決策又有了變化?
        6 M+ _; p0 T8 n     孫赫站起身,才發現自己的牙根兒都咬緊了,他恨不得馬上就把頭貼在會議室的門上,雖然他也很清楚,那樣做是極不妥當的。
        ; P- V5 ?& n: m$ O" _     好在一聲輕響,小會議廳的門終于打開了。3 q4 y2 u+ ]& o6 D% n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、鐘良國和葉云忠走了出來。從三個人輕聲而愉快的交談中,孫赫發現,自己的擔憂其實是多余的。' ?- U8 ^- a" ]- m7 Y8 P
             孫赫滿帶微笑和恭敬站在一邊,徐建輝、鐘良國和葉云忠緩緩走過。
        . ?- q! o0 G; C, _1 f7 Q& v* u     葉云忠的感慨清晰入耳。& H0 k4 m4 y5 n& i* D2 V
           “長州的變化確實大!這幾年我帶著中zhong&#8203;央工作組前前后后也來過幾次了,每次給我的感覺都不一樣!都說徐書記是最具有開拓奮進精神的為政者,從這城市建設的面貌上就能看出來!”
        $ B; L- k' v  r$ H     孫赫悄無聲息地跟在后面,謹慎地和領導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不過依然能感受到徐建輝話語中的自豪與笑意。
        4 W# G2 ?- V) P. K0 z) {# i7 ^; J5 c   “那也是中zhong&#8203;央的政策得力,加上長州1800萬人民的共同努力,才有了今天的建設成就,我這個市委書記,不過是個帶頭人罷了!”& T0 ~! J8 q/ H
             葉云忠抬手晃了晃手指。8 N2 i( w/ o8 \3 v
           “還有從機場過來,這一路的銀杉樹,視覺效果也是相當的震撼吶!我原來只是在廣西、貴州才看到過這么多的銀杉樹,沒想到在這兒的銀杉更多!我還以為飛機降錯了地方呢!”' V: L9 |  I$ l7 |: O0 h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的笑特別爽朗:“銀杉好!不但能抗煙吸塵,還具有觀賞、經濟、藥用的價值,是園林綠化非常重要的樹種,所以我們才重點栽植了銀杉!
        ; u2 h+ g# i/ _( B! L   “長州近些年的經濟建設也是非常令人矚目的。GDP總量突破2.6萬億,超過省會嘉州足有一倍!”葉云忠并不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辭,“一般來說,因為歷史、政治和經濟資源分配的原因,非省會城市都是跟著省會城市在跑,而長州就實現了顛覆!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吶!”
        # h1 `3 Q- U# S/ O4 {     徐建輝的臉上掛滿了笑意:“葉組長,你這么說,我們可要驕傲了呀!”0 O- H' _9 [: |5 p  C' V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用手指了指另一邊的鐘良國。* v) e/ W+ w4 r0 C
           “這里面鐘市長的功勞可不小啊,為了長州的發展,鐘市長是日夜操勞……”
        : b9 O) E: |8 `- J# Z' Y8 X     鐘良國笑著擺了擺手。
        2 s' C4 {, v: i   “我可不敢領這份兒功!長州發展到今天,主要還是靠徐書記的高瞻遠矚和領導有方,我這個市長不過是盡力配合罷了……”
        " z. j  f* J% w   “你們兩位就不要再謙虛了!” 葉云忠微笑著揚起兩手,“徐書記剛剛不是說了嗎,是長州1800萬人民的共同努力,才有了今天的建設成就,這1800萬人當中,不就包含你們兩位了嗎?”
        9 Q" [( k! Q* b" B4 z     爽朗的笑聲回蕩在走廊里面,雖然正值盛夏八月,孫赫卻感到,長州的春天,來了。/ {( Q- U, B2 X  r
             葉云忠繼續說道:“所以說啊,經過幾年的調查、研究和論證,中zhong&#8203;央選擇長州作為區域經濟的突破口是有依據的,中zhong&#8203;央關于成立新的華寧省,以此帶動區域經濟發展的決策和思路也是科學的!”. y2 b6 p4 l, x( i  v
             葉云忠停下腳步,轉過身體面向徐建輝。
        # r2 c$ j  l0 L9 h: `. a  [   “作為區域經濟建設發展的楷模和領跑者,未來華寧省的建設和運轉鐵定是要以長州為核心的,如何建設一個更加高效的華寧?怎樣讓華寧省輻射和帶動周邊省市,實現區域經濟的協同發展?徐書記,你是揚德省的省委常委,省委副書記,兼長州市的市委書記,中zhong&#8203;央也想聽一聽你這個長州一把手的想法和思路!
        4 ~' T' t; B! @5 r     徐建輝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。% b- S) a9 M, u
             葉云忠繼續說道:“中zhong&#8203;央希望在今年年底,最遲明年年初,能看到這樣一份規劃和建議,徐書記,你看有沒有問題?”2 w2 G  c7 p/ a9 t
             那一刻,孫赫看到,徐建輝的眼里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堅定。- F4 B  p" ^) S# s- L5 Y
           “沒問題!中zhong&#8203;央布置的任務,我肯定會全力完成!葉組長,就按你說的這個時間,我一定完成這份規劃和建議!”8 P9 E0 R" q9 G2 o+ E/ B# T  B
             葉云忠伸出手,和徐建輝握在了一起。
        & W+ m" M, u- A2 }& A# S. b   “好!至于是我來長州,還是你來北京,我們到時再見!”: I4 b$ L& u% i% x/ `2 x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板凳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1 15:35:19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百盛賓館的宴會廳里張燈結彩,熱鬧非凡,一眾賓客圍坐在一桌桌的酒席邊,連入口處水牌上的字都洋溢著歡樂與喜慶:恭祝新郎楊宇先生,新娘姚曄小jie,喜結良緣,白頭偕老。8 _- G# n( J6 P( e6 y$ x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走到宴會廳的門口,抬手看了看表,掏出了手機。
        1 ?; l5 r7 ^, @. J/ }. S  y   “永捷,什么時候到?再不來可就錯過婚禮儀式了!”
        3 x. k* M) P7 o3 X   “快了快了!我在出租車上,估計10分鐘之后就能到!”& i5 f$ d1 k, ~1 `* w
           “那行,到了給我打電話!
        8 M1 e' D- o9 A0 x     楊宇像風一樣走了過來。
        9 v# [$ z5 d7 q$ m" p1 Y2 d   “哎喲,譚主任吶!我四處找您,您躲在這兒打電話呢!”
        1 {6 l4 g9 l" j, s# m+ b2 C     譚遠牧看了一眼楊宇:“著什么急啊,這儀式一過,老婆你就娶回家了,你還怕她跑了不成?”
        $ ~% T6 G) Z% ?0 q% A   “我不是對我自己著急,我是對您著急!”
        3 X& k5 \) I" ?2 X' \   “我?我有什么好著急的?我又不用再娶媳婦!”1 s! N+ f: ~3 E) @6 \
           “可您這會兒也別老打電話呀,您得醞釀醞釀感情!”, C1 z5 @/ v1 Z4 v
           “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3 b) k& x; |2 ~, \0 O     楊宇不住地擠眉弄眼。, d7 O2 t  t& Y9 D. u  Y& r
           “您都看見了,姚曄那邊來了不少單位上的領導和同事,您是紀委書記又是監委主任,待會兒上臺發言的時候可得好好夸我幾句!不然,我這面子從哪兒來!”8 N( K2 Z" j% d! k; v, X: o- u0 R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笑了起來:“原來是為這個……放心吧,待會兒在臺上我一定好好粉飾你一頓,讓你倍兒有面子!行了吧?”  M9 P) J) G3 I" }$ k
           “行!這才是好領導嘛!”
        $ W4 B1 z. w% k! x' `5 d5 d     譚遠牧隨即板起了面孔。! L1 ~  N/ d3 J  v* |
           “不過,新郎官同志,婚禮儀式開始之前我還得說你幾句,中z央巡視組下午就到長州,你早不選晚不選,偏偏選在今天舉行婚禮!巡視組一開展工作,咱們的擔子可就重了,這人手……”7 X2 |; l1 c7 x+ E  {3 x! m
             楊宇一把握住譚遠牧的手。
        ' H) @* ~2 K6 u7 V- E$ I   “領導同志,您以為這良辰吉時、結婚地點這么好定?我和姚曄跑遍了市里面大大小小的酒店,人家早在一年前就預定完了!只有咱們這市政府的接待賓館還在試營業,有點空余檔期,您要再讓我往后推,這媳婦兒我得猴年馬月才能娶回家!”
        % {; g# p5 o/ {0 P   “這我能理解,可是你這一結婚,還有婚假……”
        / Q+ Y2 @6 \0 l( t/ U   “這一點我們也考慮到了!我和姚曄商量過,可以把婚假延期嘛。巡視組駐守長州,我和姚曄肯定也會堅守崗位,寸步不離!巡視組離開長州,我和姚曄再去補婚假!您看,這工作、生活兩不誤,多好!”8 o% @9 ?) X/ U& `& u5 k# ~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笑了笑:“行!婚假延期,這可是你自己說的!走!進去吧!
        4 m4 V2 E" Y2 V) V/ m) V9 F1 }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地板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1 15:40:17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孫赫敲敲門,走進了徐建輝的辦公室。# J# L9 S" [- s: c
           “書記,已經確認過了,巡視組一共6個人,下午4點的飛機到長州。不過,對于巡視組的行程安排,市里面能提供的服務確實不太多……”% L. x: w6 A) {5 D) U4 y9 I; M
           “說具體點兒!3 G+ l- [% [5 z# {
           “他們不要迎接,也不用我們提供的車輛接送,連住宿的酒店都在離開嘉州前就預訂好了!$ s' t: l4 w2 l3 m7 S* d& ^0 i
             這一點讓徐建輝稍感意外:“哦?”
        . v9 [4 t% ^) C4 }   “我問過他們,預訂的是哪家酒店,以便于我們提供相應的服務,可是連這酒店的名字他們都不肯透露,說是住進去之后再通知我們!
        8 c! e! I- B2 A. g     徐建輝輕輕放下了手里的文件。  R5 g: j6 x4 j1 O2 Q
           “既然這樣,你就不要再多問了!% f, n- h  Q3 W" X) F
             市公安局局長趙長海悄然出現,敲敲門走進辦公室,徑直在徐建輝的對面坐了下來。) e: k* U/ z" n7 }/ e5 K
           “書記,聽市委接待辦說,這次中z央第四巡視小組的行程是既神秘又低調,不要接送,不要警車開道,那……我只能把人和車都撤回來了!5 ?, e  z* z. ^$ T. [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笑了笑:“巡視組有自己的辦事原則和辦事風格,市里面不要過多地插手,以免適得其反!- f5 S5 v( e4 V5 I
           “書記,以您的經驗,這次巡視組來的會是哪些人?”* Q: N3 m" {! e$ N; X: ^$ [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沉吟了片刻:“組長陳旭光……副組長王志昌,一共十二個人……正常情況下,估計是王志昌帶著5個人過來!
        7 J* U" O0 r1 m6 r$ b   “我估計也是這樣,陳旭光這個組長總得帶著一半人馬駐守省會嘉州吧!
        : }8 R* \- l3 B/ k( X; I1 [' |- E' j     徐建輝走出辦公桌,背負著雙手,在辦公室里面踱起了步子。
        ( j* o+ \  h1 o/ Y6 i' K  O0 g   “本來市里面計劃安排百盛賓館作為他們的下榻之地,現在看來……”徐建輝停下腳步,轉過了身,“……百盛賓館現在怎么樣了?工程距今超過3年了吧?怎么好久沒聽到動靜了?”
        8 v  m. @. h9 y/ \     孫赫說道:“好像……還在試營業!
        / Z1 k! Q; i  `9 d  C. \6 \0 d     徐建輝臉一沉。, K/ u' ^3 _' S$ D8 I; \9 @
           “又不是商業酒店,搞什么試營業?如果工程竣工,就該立刻報請驗收,然后交付使用。如果還沒竣工,那就更不像話了!”* D5 ]# i: |( B) Y# g* @
           “書記,您別發火啊,市里面投入這么大,對百盛賓館進行重裝,估計賓館管理層也是想通過試營業,打造一個更理想的對外形象吧!
        9 Y3 J: Q6 ~0 `" z$ @0 R$ K     徐建輝依舊繃著臉。
        . G  i* g0 c8 r' M+ B   “如果巡視組選擇入住百盛賓館,他們就拿巡視組作為試營業對象了?簡直亂彈琴!誒,你是怎么知道百盛賓館還在試營業的?”
        & Q+ c7 v5 H( F. |6 s6 ~   “段風麗告訴我的!, o9 Y0 E* j2 ^) `/ ?" m6 Z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略微一思索:“段風麗?你女朋友?市監委那個?”
        / Y( S2 q. N5 I5 g     孫赫笑了笑。
        % S: d0 I4 R* W3 l) e3 o3 X   “書記,您還記得她呀?我聽段風麗說,今天市監委有一個同志結婚,訂在百盛賓館舉行婚禮,我也是這么著才知道的!
        5 E  u% k# Q, T   “原來這么個情況……”徐建輝點了點頭,“走!去百盛賓館看看!6 K: f% K# S, o
             孫赫吃了一驚:“現在去?”
        " c2 _- ~9 O6 b9 |6 S   “現在就去!我就是要看看他們這個試營業,到底營業到什么程度了……”徐建輝看了一眼趙長海,向門口走去,“你也一起去!
        5 M4 a5 p- M2 Z% u( ~) P+ Z/ w     趙長海站了起來。
          _2 U  L( j! c# f. [   “書記,上次聽顧主任說,徐冰洋好像是今天中午的飛機回來。他一年才回來一兩次,這重逢就不要錯過了吧?”" i7 l" f+ C1 h* D# j
           “你不說我還真忘了……” 徐建輝停下了腳步,“這中z央工作組剛剛才離開,巡視組馬上又要進來,我哪有心思去管他呀……”
        7 [" D8 i* R+ z     孫赫說道:“書記,要不今天就別去賓館了,我馬上去機場,或者趙局去一趟也行!”" @: R& N" e& G+ ~7 D6 N6 M2 \' H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擺了擺手:“不用了,這事兒我記不住,顧主任肯定不會忘的,還是去賓館!”

        8 [* A: U  C# m3 [6 a# a; a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5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1 15:42:51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飯點兒的時間,長河新區管委會的一樓大廳里,只有司機小王還坐在靠墻的長椅上玩著手機。
        9 V$ j$ E8 |/ Z     顧文君風風火火地走出電梯。
        . l) z0 o1 V* R& O. B/ D   “小王,快把車開出來,我要去機場!+ A- t& c8 Z# S  M; y9 [
           “顧主任,車送去4S店保養了,要下午才能取回來!; Q9 w$ g/ u3 }6 f8 `
           “啊,下午!那……那我還是打車吧!”顧文君快步向樓外走去。! v; D3 m6 }+ H9 T' |
           “顧主任!顧主任!這大中午的,這兒又是開發新區,哪兒這么容易打到車!” 陶成業揮手招呼著顧文君。
        , h  v9 {8 b3 H" ~   “那……那怎么辦?”( _: p# E& F" j4 H9 v  m
           “您別急,我有車!您坐我的車去不就行了?”
        1 Q; a# h0 o, F+ g* Q     顧文君有些遲疑:“這……行嗎?”% V( ~' Q8 L/ r3 R
           “這有什么不行的!”
        5 T: g8 R9 D' d   “我怕耽誤你的事情……”
        ! S' U; J. S6 V. J$ l   “嗨!我能有啥事情!您兒子多久才回來一次?這才是大事兒呢!”陶成業抬手看了看表,“咱趕緊走,還來得及!
        : V& r# T+ `' Z$ }* {  T   “陶總,那可太感謝你了!”

        # b5 ^9 w' R" y, t) N- D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6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4 12:30:18 | 只看該作者

        第二章 《高規格的婚禮》

        7 a3 s6 y% j; I

        宴會廳里的歡樂氣氛在不斷漫延和擴散,認識的人不停打著招呼,又為還不認識的人做著引薦。+ c5 |7 r- q# A" j$ m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神情輕松地在曹云坤旁邊坐了下來:“他應該快到了!9 Q3 [. J6 V; r! b0 m3 V* t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笑了笑:“李晶,去把楊宇和風麗叫過來,就說有一位特殊的客人讓他們見一見!; S8 t1 M4 f# s& A) V1 }, Q
           “哦!崩罹鹕黼x開了。
        $ M5 l; [9 y* M9 ]3 ~     曹云坤還有些疑惑:“譚主任,其實我一直都想問,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沈永捷從國監委借調回來的呢?”
        * f9 ^1 ^- j  B* t# O   “其實也沒什么特殊的原因,從前些年的情況來看,在巡視組檢視期間,紀委和監委的工作都會成倍地增加,僅靠這兩個部門原有的工作人員,很難保質保量地完成巡視組移交的全部工作,往往都要從各區縣的相關部門借調大量的工作人員,來協助市紀委和監委的工作!" y; F4 `6 ^; ~- N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點了點頭:“嗯,的確是這樣!
        2 }4 s; ^, h. [& K% C& U   “可人是來了,但在日常的具體工作當中,又會產生溝通不暢、配合不佳等新的情況,在一定程度上又會降低我們的工作效率!
        ( X0 z2 S# K. d   “所以……你就想到了沈永捷?”
        4 k' e0 I/ O/ m' N   “不錯。他本來就是從長州走出去的,各方面的情況都了解,更何況,他曾經還是你這個前反貪局局長、現監委副主任的得力干將,你對他知根知底,有他在,我們的工作一定會順暢得多!: b0 ~! E, B0 S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笑了起來。0 M- d. d7 ?6 v! W9 y5 J2 r2 R
           “譚主任,還是你考慮得長遠吶!沈永捷這個人,頭腦靈活,觀察入微,判斷精準,常常能看到和發現別人都容易忽略的地方,楊宇、李晶和段風麗都挺佩服他。正如你所言,有他在,我肯定會放心得多!
        8 C1 A8 P5 e4 e# r     正說話間,沈永捷笑容滿面地出現在了譚遠牧和曹云坤的面前。
        , P+ d4 @9 }9 X/ X9 m* `   “譚主任、曹主任,我到了。怎么樣,我沒錯過什么吧?”9 C2 s+ b( d9 Y& K4 i5 H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上上下下打量著沈永捷。9 x& t) B5 D2 Q% S' {$ B
           “永捷,三年沒見你了!保持得不錯,還是原來的樣子!”6 M0 x5 E6 M* p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微笑著站了起來。+ Q+ {3 r" i" T! ], p
           “沈永捷同志,在此,我先代表市紀委和監委向你的到來表示歡迎!巡視組入駐以后,還有很多工作需要你協助我們來完成吶!”6 [) |  J! x. R8 a$ c/ E& [
           “譚主任,您這可言重了!我這次雖然是借調回長州,但也算是長州紀監委的工作人員吧,您和曹主任就是我的領導了,有什么工作盡管吩咐!”
        3 v$ ]0 C9 x6 N4 W( T- G* D( o     李晶拉著楊宇和段風麗走了過來,楊宇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嚷嚷。- T, R8 D/ S, q; l$ w
           “曹主任,我都準備登臺了,這會兒又有什么特殊嘉賓呀……”
          p: z- k6 A' s     沈永捷微笑著看著楊宇:“楊宇,祝你新婚快樂!”* s4 {3 F, T" W  c0 U* |% ^6 w" j
             楊宇吃了一驚:“沈處長?什么時候回來的?聽說你在北京落戶了,一天到晚忙得要死,請帖我都沒敢發給你!也沒敢想你能回來呀!”
        - Q# |' _+ n2 `/ i2 }' U! o     李晶吐了一下舌頭:“二位領導,你們可真會制造驚喜!遠在北京的嘉賓都能請回來!”* v- I8 o8 K8 |' r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笑了笑。7 e$ c2 G/ q! b+ @, P7 c0 @
           “各位,我正式宣布,沈永捷同志經國監委和市委徐書記的同意,借調回長州,協助市紀監委開展工作,讓我們歡迎沈永捷同志的到來!”
          ^! t5 Z/ Y7 Y# X     沈永捷連連擺手。; ?/ Y5 ?/ ?6 m& B4 d
           “歡迎就用不上了吧!畢竟我也曾經是長州的一員。不管在哪兒落戶,長州也是我的家!我一路上緊趕慢趕,就是不想錯過今天這歷史性的時刻!”  _' i4 e: i  b( ^* b7 i4 F' I
             李晶一臉的微笑:“著什么急啊,你也會有這歷史性的一天的。說說看,在北京談好對象沒有?”& y, p! \- n% _+ z% X3 U
             段風麗端著一杯飲料,陰沉著臉站在一旁,一語不發。! B7 Y  e# `+ K3 a! r$ n
             楊宇看了看段風麗的臉色,用胳膊肘碰了碰李晶,“嗯嗯”地清了清嗓子。; f! D. |* p9 W% v7 \0 O
             沈永捷把臉轉向了段風麗:“風麗,你……”
        , V! U) R' Q" E$ C; C: t     段風麗虎著臉,突然眉毛一豎,一抬手,一杯飲料全都潑在了沈永捷的臉上。1 u( J; I9 f$ y( x/ M! Q
             眾人都驚呆了。/ J6 b" p9 T9 g# w$ n6 S
             段風麗的臉上像涂上了一層冰霜:“沈永捷,你今天回來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還敢說長州是你的家!”( j! t5 D& k% [
             沈永捷尷尬地用手擦拭著臉上的飲料。
        9 J2 W+ y, F1 |( s     段風麗陰沉著臉走開了。+ Q  ]& @- c. `) `# o0 `6 ~6 P
           “沈處長,快擦擦吧! 楊宇趕緊將一張紙遞給了沈永捷。# ^  d+ B/ ]- Q1 m
             李晶小聲地問道:“剛才那一杯是酒還是飲料?”
        1 A$ \" T; p$ h  M# z3 c     楊宇小聲地回應:“我看既不是酒,也不是飲料!
        1 l  S& C* @. s) U$ F6 h$ [; d   “那還會是什么?”; b8 T1 w& ^4 [  t, `
           “我看是辣椒水!”: K" [# q) j! x5 T1 \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微微皺了皺眉:“你們倆說什么呢?李晶,還不去看看她!”# J8 ^8 Y% l  r- h' g
           “哦!崩罹С物L麗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,“風麗!風麗!你去哪兒……”
        : ]+ ]  j$ ?, L- r0 j8 C# g" ^9 q     譚遠牧說道:“楊宇,你也快去準備你的事兒吧,段風麗的情緒我們來處理!
        $ m' m% ]$ J- I/ L* O) S, n$ w     沈永捷尷尬地笑了笑:“還沒來得及給楊宇送禮呢,自己倒先收了一份兒見面禮!”! ~% _8 z$ h5 N* k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笑了笑:“先去洗手間處理一下吧!


        ( v5 n: N* l' w/ B- _3 U; C, K, j

        4 c% V6 X  [7 Q1 S7 ]8 I% T3 R0 d

        網發封面2.jpg (82.5 KB, 下載次數: 63)

        網發封面2.jpg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7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4 12:33:45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沈永捷離開了。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微笑著看了看曹云坤:“曹主任,這4個人3年前就是你手下的兵,今天這飲料事件,也只有你才能給我分析分析啰!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笑了笑。
           “我大概知道一些來龍去脈。三年前,這4個人在反貪局都是我手下的兵,沈永捷是他們的頭兒,因為工作能力突出,加上自身的一些個人魅力,段風麗和沈永捷兩個人相互都比較欣賞!
           “哦,原來還有這么一段往事!
           “不過,當時還有一個情況,沈永捷還有一個競爭對手,市委那個孫赫也在追求段風麗……”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吃了一驚:“孫赫?你是說……徐書記身邊的那個孫赫?”
           “對,就是他!
           “孫赫不是段風麗的現任男友嗎?那……沈永捷他……”
           “當時孫赫對段風麗的追求也是鍥而不舍的,不過段風麗最終還是選擇和沈永捷確立了戀愛關系。但是,沒過多久,最高檢從全國各省市檢察院選拔了十個優秀年輕的檢察官,前往最高檢進行為期兩年的掛職鍛煉,沈永捷就被選拔去了北京,一呆就是兩年!
           “那他和段風麗的關系……”
           “兩個人的關系沒有斷,只不過變成了遙遠的異地戀。兩年以后,又碰上國家進行機構改革,原檢察院反貪局的人馬整體轉隸到新成立的監察委員會,沈永捷就被轉到了國監委,按組織上的安排,還在北京落了戶,這下就回不了長州了!
           “那……他是怎么和段風麗說這事兒的?”
           “原本讓段風麗在長州等了兩年,沈永捷就已經很愧疚,哪知道兩年之后還回不來了!為了不再耽誤段風麗,沈永捷主動提出結束這段關系,讓段風麗重新再尋找更合適的人,這讓段風麗非常失望和痛苦!
           “所以……孫赫才追到了段風麗?”
           “這兩年當中,孫赫可是一直都沒停止對段風麗的追求,段風麗在痛苦和失落了一段時間之后,才和孫赫建立起了新的戀愛關系!
           “原來是這樣!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又笑了起來。
           “本來這事兒就此告一段落了,哪知道你一個借調,又把沈永捷從北京叫了回來,讓這個昔日的舊情人又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!加上段風麗本身的暴脾氣,才有了剛才的飲料事件!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問道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沈永捷向段風麗提出要分手的事情?”
           “我前兩天找段風麗談過話,好讓她有一個心理緩沖的時間。哪知道她還是沒能控制住情緒,當頭就是一棒!”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略微一沉吟:“這不會影響他們今后的相互協作吧?”
           “放心吧,沈永捷有控制局面的這個能力!我們也可以在中間做做工作嘛!

        ) ?) V/ }8 x: N2 t, A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8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4 12:37:14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徐建輝站在百盛賓館的一樓大廳里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地瞅著賓館的裝修和來來往往的人群。
        - E- i$ ^4 C: J$ O* F. x     孫赫走到大廳靠墻位置,一個放著“大堂經理”牌子的接待桌前。7 G6 ^) b& m" J% n7 _" r5 m+ U
             陳小瑞微笑著抬起頭:“先生您好,有什么可以幫您的嗎?”
        - j+ n; V- Q2 _6 J; J, R* J     孫赫用頭朝著徐建輝的背影點了點。
        3 O1 Z8 C# w4 ?, V2 I   “市委的徐書記來視察工作,你給領導介紹一下賓館現在的情況!
        7 }4 _) ^+ W  X7 O1 g   “哦,好的!标愋∪鸺泵ψ叱鼋哟,來到徐建輝的身旁,“徐書記您好,我是賓館的大堂經理陳小瑞!1 `2 b/ |. X& R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點了點頭:“嗯,我看這兒來來去去的客人不少嘛,咨詢訂餐、會議的有好幾撥,訂房退房的就沒斷過!
        + m6 W' q% K+ \9 w! z3 v   “總的來說賓館的營業情況還算不錯,會議、餐飲、房務和團購的業務我們都在同步拓展!, ^, }: ~7 V: g. G& S! {
           “既然營業情況這么良好,為什么還不向市里面報請驗收,開始正式營業呢?”
        & Z  r+ J; Z. T: t+ o5 }1 S   “這……我就不太清楚了,這都是賓館領導在安排……”
        ) ]; C; [# f0 u# q7 E   “說說看,裙樓的設計和布置是什么樣的?”& g" Z) I3 _# k1 U! L9 f3 T- x
           “一樓除大廳以外,還有B型大會議廳、咖啡廳、特色名品店和自助餐廳;二樓配備有大宴會廳和16個VIP餐飲包房;三樓是A型大會議廳、影視廳、兩個中型會議廳和8個小會議室!
        1 r+ j* J2 ~. J( A6 Y   “地下的情況呢?”
        1 a8 [& F, R. z2 U+ g: g   “負一樓主要是賓館的辦公區域和停車場,負二樓有健身房和游泳池!, \7 H/ E# s2 B+ R" r% o0 E6 k+ a
           “嗯,你先去忙你的吧!
        8 b9 F  ^0 c: J. `' s1 [8 [; I# n     徐建輝很快把目光轉向了二樓:“走,上去看看!
        . u# x+ H; e9 s+ p' p5 @
        * Y- e, l2 B0 @& F. J: y( }
        ( D! w: z5 a. u6 E

        網發封面5.jpg (87.86 KB, 下載次數: 64)

        網發封面5.jpg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9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4 12:40:28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李江濤站在宴會廳的門口,打著電話。
        9 l, h7 D/ v4 v3 V7 u. Q0 X; H   “……金店失竊那個案子一定要跟緊,千萬不能疏忽了!另外,青山路搶劫案的材料我下午回來再研究研究,然后再確定抓捕方案……嗯,嗯,好,就這樣吧……”
        0 K3 V+ H, B/ |9 U( }) n' Y0 C     徐建輝、趙長海和孫赫站在距離宴會廳門口不遠的地方。% |% w8 k- a" O' o7 n7 b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看了看門口的那塊水牌:“這就是你說的那場婚禮?”# w7 M; k9 i( p- i1 H  a8 N
             孫赫回答道:“對,新郎楊宇就是段風麗的同事,也是市監委執紀審查組的一名監察員!
        9 A$ _& c/ M$ i( m$ _  I- [     李江濤猛然看見了徐建輝等三人,快步迎了上來。
        8 m' H) ~3 b8 |$ u; P. D   “徐書記,趙局,你們也來了?”+ ?6 @$ q, a& m; b1 b. X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上下打量了一下西裝革履的李江濤。
        - E# |9 f- d& c   “這話好像應該由我來說啊,你怎么也在這兒?連警服也不穿?”: k( Q$ Y! v8 q
             李江濤笑著回答:“今天局里面一個下屬結婚,這婚禮現場的,就不用穿警服了吧?看著……也別扭啊!; q. O; l! S/ z9 |4 T" u: F+ T& `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有些意外:“這么巧?不會是這個新娘姚曄吧?”8 Z- ~  E+ I! Y% K
           “對,新娘就是姚曄,市局技術偵察科的一名警員!. t& r, ?3 U3 S* P+ p1 D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把頭轉向了趙長海:“原來新娘是你那邊的人,剛才在辦公室怎么不說?”
        9 t2 m9 k+ f1 H# e     趙長海笑了笑:“書記,下屬結婚這種小事兒就不用專程向您匯報了吧?真要說了,我怕您罵我大事小事不辨,輕重緩急不分吶!% H" Q2 `  ~1 J. L% k# ]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笑著看了看趙長海一身的警服。
        1 W1 d+ a4 u4 I9 I8 ?1 b& \   “看來,你這個領導是不打算上臺說兩句祝福語了?”
        ; W  |: d2 K0 V% W     趙長海笑著回答:“這個任務我已經交給李局了!
        & y8 ?; o) m. q5 o, o& S     李江濤笑著接過話:“就是就是!發言稿我都準備好了!
        6 x9 y: z& p- ]# U% w) _# P     徐建輝想了想:“結婚也是人生的大事兒!不能完全說是小事兒。你不去,李江濤這個副局再不上臺的話,你們市局就太不人性化了。走,進去看看!
        ( M# J" g: b3 @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10#
         樓主| 花開滿東樓 發表于 2022-2-24 12:43:52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沈永捷回到了宴會廳。
        6 F7 ~9 [/ @+ Q2 U4 G  g     譚遠牧看了看沈永捷:“永捷,沒什么問題吧?”0 M6 b/ v% z* y" w; E9 `  f
           “沒問題,水漬已經擦得差不多了!; ?, n1 [! @' W) s* y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笑了笑:“我說的是段風麗,今天的飲料事件可不止我們幾個人看到!0 ?2 G, n$ K! T: x- s* B  |3 V
             沈永捷尷尬地一笑:“嗨!她今天沒拿棍子打我,已經算不錯的了!放心吧,譚主任,風麗是個公私分明的人,孰輕孰重她分得清楚!3 b6 X* B3 m/ P% L2 H
             曹云坤附和道:“我剛才還在給譚主任說,相信你和段風麗一定會處理好感情和工作的關系,你可別讓我失望啊!
        , D! q5 I' S+ \  v$ Q, v$ s. \7 B! B     李晶挽著段風麗的手臂,邊走邊勸說著段風麗。7 p: f. m7 ]5 Y" Y
           “……他是你的戀人,不是你的仇人!再說了,人家是組織上借調回來協助我們工作的,又不是專程來添堵的,你就別往心里去了……”
        6 J5 v/ W/ {4 `2 h* a; r     段風麗依舊在氣頭上:“我看他就是來添堵的!”- |2 ~: t! x8 j1 k5 g& I8 ~$ ]
             李晶把段風麗拖回到了譚遠牧等人的身邊。
        / W; O. I0 r$ b5 k) P. Z  r     段風麗白了沈永捷一眼,把頭扭到了一邊。沈永捷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        + Y2 {% f' o; H2 O2 S# V* w     李晶看著宴會廳的門口,驚訝地開了口。3 b, Y) m1 c- A: d0 A1 {6 h% e& ?
           “譚主任,譚主任!你看那邊……好像是徐書記過來了!”! d; m( u* G" T& i% G& }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等人進入宴會廳,朝著主賓席的方向走了過來,一邊走一邊微笑著和兩旁的人打著招呼。
        ! ]2 D7 w) o2 w; w7 V1 S     譚遠牧起身迎了上去:“徐書記,真沒想到您也來了!
        1 ~0 Z' K: Y9 X; ~! U, F6 Z3 p     孫赫適時地插了話:“徐書記主要是來賓館視察和指導工作的……”  |+ s7 r$ m" P; P  R+ @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一揚手,止住了孫赫的話。! L1 ~% y$ B! K4 v
           “既是來指導工作,也是來討杯喜酒,沾沾喜氣的!0 J6 ]+ P% Y; Z1 i7 m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把目光放在了譚遠牧身旁的沈永捷身上。$ R& R# E9 J: \; {' c% {3 e
             譚遠牧介紹道:“徐書記,這就是我向您請示過的,從國監委借調回來的沈永捷同志,他也是今天中午,剛剛才從北京趕回長州的!& M' S4 z  e. c$ f" E9 s
             孫赫也看見了沈永捷,臉色陡然一變。
        1 {$ a' Q! u, Y( a# h. z2 T' G   “徐書記您好,我是沈永捷,在國監委執紀審查處工作,非常感謝領導對我的信任,能回到長州開展工作,希望能接受您的指導!
        ) t3 G. O3 c. j" G2 u7 L+ p1 F     徐建輝點了點頭。% w4 |' d+ j9 f# c7 @. A8 z2 A
           “譚主任跟我說過你的情況,你能被最高檢選中進入掛職鍛煉的行列,最后又能被國監委招入麾下,相信你是個有能力的年輕人。別的我不多說,希望你回到長州,能發揮你應有的作用,協助譚主任和曹主任干好紀監委的相關工作!& Q" l" W4 w4 r! T
           “請徐書記放心,我一定盡職盡責,不辱使命!”: o# G# J+ L# Z3 q5 a# c
             楊宇拉著姚曄的手也走了過來,笑得合不攏嘴。
        3 C# V: `9 J0 j0 t, T, X   “徐書記,做夢也想不到您會光臨我們的婚禮,您這一來,咱這婚禮的規格和檔次瞬間就提高好幾倍!我和姚曄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!”
        # ^" y  j5 ?4 Q# V+ i+ e     徐建輝微笑看著楊宇:“你是楊宇吧?”) d4 Q! A8 E% T2 }0 q9 C
           “我是楊宇,在市監委執紀審查組工作!# K/ Q7 ?" Y5 S% G" Q
           “徐書記您好,我叫姚曄,是市公安局技術偵察科的一名警員!- U. [* \! a6 I$ U9 k( u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微微一沉吟。) e( _) H  S  y' z5 Y
           “姚曄……我們形容花草在風中飄搖叫做隨風搖曳,今日一見,的確人如其名,新娘很漂亮,就像在風中飄搖的一朵美麗的鮮花!”
        8 _, u1 ]* P1 Q7 u' L/ V" @- ^     眾人都笑了起來。
        + n9 s) j" V( T1 F4 o     徐建輝微笑著說道:“楊宇,這么美麗的新娘,以后可得好好珍惜呀!”* F9 H, Y! K% o% a0 D; g9 m9 r
           “那是必須的!徐書記,我記住您的話了!”+ L+ V5 f! Z+ u; x! `1 \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一伸手:“拿酒來!' n0 z* d: J3 E3 Y- [8 O- @9 C
             李江濤適時地將一杯酒遞給了徐建輝,李晶也將兩杯酒遞給了楊宇和姚曄。
        8 \  D  j$ k) M, H3 J     徐建輝端著酒杯,朗聲說道:“既然來了,就要祝福你們。第一呢,我要祝你們愛情甜蜜,永結同心,生活充實飽滿!”; [* L2 y5 ?& f9 T* _9 [
             楊宇笑著回應:“謝謝!謝謝徐書記!”" K/ p; i$ v9 \0 I( S
           “第二,我要祝你們在工作、事業上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,爭取更優異的工作成績!”5 R. \9 c) c5 X: _) _9 A* g6 i
             姚曄笑著說道:“徐書記,在此我也要祝您身體健康,順心如意!相信在您的英明領導之下,長州一定會迎來一個更美好的明天!”
        $ Q) v3 Z. N' i/ c4 M8 L! ^- n     徐建輝也不禁笑了起來:“這新娘可比新郎更會說話!”6 n* W1 a8 f8 a& B7 E8 D& O
             徐建輝舉起了酒杯。$ X3 q. v5 C' U+ R; ^7 K
           “各位,在此就讓我們共同努力,為長州更美好的明天,干杯!”- s: W% N* q# Z) M. [4 @) T
        8 t6 {! I8 p( F, z6 ~' |

        ! S  m. l' p- d. {; `# G

        網發封面8.jpg (69.35 KB, 下載次數: 66)

        網發封面8.jpg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發表回復
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
       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av黄色网址

          <ruby id="z73bf"><span id="z73bf"><dl id="z73bf"></dl></span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z73bf"><pre id="z73bf"></pre></big>